2014年4月

捏鼻子

 捏你的鼻子

还笑
捏疼了没
下次还捏
你躲避着
直往我怀里钻
红红的脸颊
红红的唇
红红的太阳
红红的魂

橘黄色的光

 橘黄色的光

贴住了床
推土机碾过胸膛
一毫米的皮囊
出口气就可以飘荡
没有灵魂的重量
似纸一张

罂粟花

 在云里游荡

蒲公英就在身旁
还有你的乳房
美丽的罂粟花
沁人的琼浆
那是我的食粮

世界

 我睁眼

世界
在眼前
我闭眼
世界
在脑海
我沉睡
世界
在梦里
我不起
世界
在天堂

 亲吻你的唇

你不露慌张
原来那是你的像
可明明呼吸在耳边流淌
还有秀发的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