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

车厢

 这狭小的空间

装载着来往的人
昨天是谁
今天是我
明天又是谁
它从不知疲惫
犹如这落日的晚霞
燃烧着天边的枯草
热浪吹起的灰烬
撒向天空
涂黑了夜
今夜这样笼罩
昨夜也是这样
明夜依然这样
这狭小的空间
穿越着黑夜
它们是死党

橘舟晚风

橘子江上橘子舟
晚风阵阵轻拂袖
繁影只身心何处

最是相思无尽头 

 那天

你的唇在我的唇刻下痕
那天
我的唇在你的唇刻下痕
那天
你的泪在你的脸刻下痕
那天
我的泪在我的心刻下痕
那天
你的火车在铁轨刻下痕
那天
我的站台在大地刻下痕
那天
那天在那天刻下了痕
那天
那天在永恒刻下了痕

哑巴

 那冬天的土

盖在身上 好冷
我用力的哈着气
我还没有写完
我趴在墓碑上
抠下自己的名字
和几句墓志铭
乌鸦也成了哑巴
哑巴不说话
为我打着灯笼

表白日

 五年前

我们不相识
两年前
我们相爱
现在
我在想你,
我不知道还要想多久
我只知道今天我还在想
昨天我也是这么想的
明天应该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