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

笼中鸟

赞美是钢
诋毁是铁
一句句,一层层
编制着冰冷的房
我是钢
我是铁
我是打开在乎的锁匠

快乐是钢
痛苦是铁
一天天,一夜夜
缠绕着绕指的烟草香
我不是钢
我不是铁
我在这房子里独自忧伤

拜你所赐

 天空飘起了雨

我没有带伞
因为我知道那把伞就在头顶
当我抬头寻找的时候
这雨,落在了我的眼睛里
那水,滚过面颊,嘴唇
我以为那是雨水
而它却是咸咸的

我爱这属于我的夜

这世界是个二分世界
白与黑,日与夜

白日里,一切的声响
交织着嘈杂与铜钱
一切的道貌岸然
穿上了华丽的衣衫

在落日的地平线
挤着苍老的容颜

黑夜里,赤裸的撒旦
风度翩翩
孑然的身影
依然可以清风抚面

这世界的初始本就是混沌的黑暗
这白只是黑夜的衣衫
在撕去了外衣的黑暗里
烟可以划过指尖
霓虹也可以肆无忌惮
你可以与世界划清界限
省去伪装的低贱

我爱这属于我的夜
白天他只是个概念
一个枕头,一揽窗帘
就可以让它断电

我爱这属于我的夜
即使我已经看不清自己的脸
是天使,是撒旦
没有人可以指指点点

我爱这属于我的夜
在这里可以没有时间
一本书可以是一包方便面
一首诗可以是一盒甜点

我爱这属于我的夜
我可以神游到虚无的柱子边
刻上我的名片
撒一泡猴子的尿水涟涟

然而我必须站在这白日里面
没有轻叹,没有哀怨
去呐喊对黑夜的眷恋
在缓缓的秋风里
去烘烤一份山楂片
一份人生的酸甜

尖碑

遥远,尼罗河岸的天边
手心,一杯黄土,母亲的起源
种子,发芽,一滴水的温柔眷恋
太阳,光芒,穿过指间
奔跑,歌唱,风沙漫天
刀,揉捏岁月的容颜
尖碑,一杯黄土的宫殿
归去,风干一世的呼喊
子午线,犹如,拉的眼睛一般

我想吻你的额头
和眼睛的泪水
我想吻你的嘴唇
和鼻尖的汗水
我想吻你的乳房
和甘甜的奶水
我想我们是野马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交配
蓝天,白云
和牧马人的皮鞭
那后裔的箭,追赶太阳
火焰坠,坠落草地
月亮爬,爬上我们的脊背
星星在我们的胯下沉睡
沉睡在这个空旷
听野狼的嚎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