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

爬满

堆积的铁皮
爬满清晨和傍晚的血管
整个城市流动着垃圾的停车场

肥胖的屁股
爬满皮质座椅的胸膛
装着空调的鸟笼装着玻璃窗

皱巴的树皮
爬满颤巍痉挛的手掌
张牙舞爪的脸庞神采飞扬

爬满灰尘的日记本
裹着时间的胶囊
穿过蜿蜒的小肚鸡肠
在马桶的轰鸣声中
一去不返

我说

我说:
那就让卑鄙的我去死吧
为我挚爱的人
去完成阿特曼的救赎
那天使的翅膀
需要疗伤的药水
涅槃再飞
让我化为那天边的启明星
只为在黑暗的夜晚
有一束眼神的眷恋

我站在这片土地上

灯光从高高的顶棚射下
很奇怪,没有影子
我站在这片土地上
四周,没有什么不一样

只有霓虹上通红的名字
赋予了这片土地颜色
我站在这片的土地上
站在这一片的恍惚上

你好,九月

 八月把一树的桂花

撒在你的皮肤上
从岸边,从柳树上
轻抚着我的脸庞
——你似乎变得温柔了
那手指的清香
迷醉了我的眼睛
你好,九月的风

大街上踢踏的孩子们
成群结队的奔跑
边走边跳
——天空中都是他们的笑
仿佛把聒噪了一个夏天的禅
装进了书包
变成了小么儿小儿郎
你好,九月的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