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only 发布的文章

扫把

拿扫把的是太婆
骑扫把的是巫婆
巫婆骑着扫把到处飞
扎扫把的也扎草人
白天扫把太累
跑进田野与鸟为伍
夜里草人怕黑
逃进巫婆的城堡沉睡

江南的梦

你的梦里有条河
       我的梦里有条船
你的梦里有条船
       我的梦里有座桥
你的梦里有座桥
      我的梦里有座坞
你的梦里有座坞
      我的梦里有条巷
你的梦里有条巷
     我的梦里有条街
 
我们都在江南的梦里
在梦里,我们
       穿过那条河
              坐上那条船
                     穿过那座桥
                            到达那座坞
                                   踏上那条巷
                                          走过那条街
走在回家的路上

附着

戴的附着于我,穿的附着于我
脚上蹬着的附着于我
头上的附着于我,嘴上的附着于我
裆部胯部的附着于我
所有外在的、内在的
停留于肉体、生长于肉体的附着于我

眼睛附着于我,耳朵附着于我
紧闭的嘴唇附着于我
看附着于我,听附着于我
无声张翕的话语附着于我
所有放眼的,侧耳的
无味无色、五味五色的附着于我

方附着于我、圆附着于我
非方非圆附着于我
爱附着于我,恨附着于我
非爱非恨附着于我
所有有形的,无形的
具象、抽象的附着于我

所有的所有附着于我
而我附着于什么

角落

木质沙发斜靠角落
目光轻触收起
心慵意懒
人,径直坐下
尔后燃起一只烟
口,吞吐缭绕的雾
牙齿咬住忽闪的光

一场局部温热的雨
穿过长发和紧闭的双眼
在锁骨处分道扬镳
一半于前,一半于后
在私处汇合,滴落水花
一层泡沫的雪绒花
卑微的手顺着雨游荡
穿过长发和紧闭的双眼
穿过锁骨和胸前
在私处停留,激起水花
一场雨就这样游历了身体
完成一次生命的浇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