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诗歌 下的文章

如海

城市如海
潮落潮涨
鱼贯而出的清晨
鱼贯而入的黄昏
我们拼命划桨
我们溺水而亡

春天

一丝绿从枝头抽了出来
仿佛它已经藏了很久
久违的春天和久违的雨
把一场久违的梦砸了进来
一场雨淹没了一座城市
也淹没了一颗脑袋
泛滥成灾
我们就这样赤着脚在春天里奔跑
也在春天里捉迷藏
一起躲在楼道里看雨,看天
没有檐的屋
没有滴水成线
妈妈呀,这枝头开出的花
落在了我的脚丫

樂園

黎明到來,我會離開
魚肚白劃破魚背
一場搏鬥
有血的顏色
扇玻璃的窗外
片葉子悄無聲息
束光的輪廓停留在咫尺
我不停的把口水吞下
也把聲音起吞下
它們在狹長的喉嚨裏滑行了很久
以至於我不能說話
只能用支筆
給這個世界畫座樂園

时间把头发拉长

时间把头发拉长
把胡子拉长
在夜里
把黑拉长
到了白天
又把慵懒拉长
你只好拉把椅子等夕阳

——你这家伙
是不是把天也拉长了
这广袤的平原
空气稀薄

——是的,连疼痛亦被拉长
好让风穿过缝隙
瑟瑟发响
似一曲欢快的忧伤

借我一把梳子吧
我把长发梳妆梳妆
扎一个马尾
告别青春与迷茫
留住不羁与放荡
嗯,胡子也留着
就让它在鼻息中随风飘扬

念头

死亡来临
所有的慌张
都会一起离开
抖一抖被单
铺平皱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