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

悲伤的时候总要做点什么,
可以反复的晃晃杯子里的咖啡,
可以反复的晃晃长长的头发,
这样,脑袋里的悲伤总会晃散的,
就着满身的疲惫,
和这满屋子的香味。
可以不停的敲打桌子,
可以不停的敲打膝盖,
和着脑袋里的旋律,
把悲伤弹奏成一只曲子,
在鼻腔和心头之间迂回,
慢慢抚慰。

披一层袈裟就是佛祖。
开一辆奔驰就是奸商。
皈依还是柏依,般若还是班弱,
念珠就是条大金链子,
一个身份,一种象征。
一个皮囊,一种伪装。
一个在山洞里打手枪,
一个在夜总会里放浪,
外人不知,明人不讲,
走出这扇门,猥琐只是身后事
把世俗的俗丢弃,
把人性的恶隔离。
讲一场经,循循善诱
布一次道,苦口婆心
我们渡不了众生,
我们只是在渡自己

余生不老

阳光停留在沙滩
沙滩停留在日落的海边
海边停着一片树林
布谷鸟停留在树梢
树梢停留在抬起的眼角
眼角停着一滴渴望
渴望停留在这个冬天
冬天停留在落雨的林间
林间没有时间
时间它停留在余生不老

幻化

一滴雨从云雾中走来
又在云雾中走开
跌落人间,又消失在人间
如梦如烟
一朵花的春秋冬夏
不过是四季的无赖
如此妖艳,又如此零落
如歌如影

是的,上帝的归上帝
恺撒的归恺撒
一个肉身的幻灭
一个肉身的幻化

冬月

冬月,雾霾天
阳光很晚才露出脸
寒风凛冽
树叶落满路边
一地的银杏似的
凋零的另有一番意境
车流依然
匆忙被整个推迟了几个钟点
每一辆车都载着一个灵魂
在钢筋铁骨里裂变
左手右手就是双螺旋
在方向盘上盘桓
窝在一个个细胞里
在一条条毛细血管游荡